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0

话说泡沫

老练的space提了些关于泡沫的问题,很有意思。最近一年越来越觉得如果将来的宏观经济学不能极大提升我们对资产泡沫的理解,那宏观真的要沦为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很多人早就这么认为)。 虽然没有正经研究过泡沫,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房市泡沫、股市泡沫等资产泡沫已经是、将来也会是中国人生活中挥之不去的阴影。这是市场经济难以逃避的劫数。人们投机的动机是如此普遍,对未来悲观或乐观的预期是如此难以捉摸,注定了泡沫随时可能发生,就像人随时可能感冒一样。从理论上说,几乎任何商品都可以成为投机的对象,都可能产生泡沫。历史上郁金香、大豆、象牙、黄金等等都孕育过巨大泡沫,数不尽数。据说最近国内热销越南新娘(市价三万五,一年包换),假设很多人买了越南新娘,自己不消费,转手加价卖出去,价格看涨,大家都这么干,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制造一个前无古人的新娘泡沫,从而被载入世界金融史 : ) 既然泡沫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我们是不是要胆战心惊“时刻准备着”呢?也不见得。首先,绝大多数泡沫还没做大,就悄无声息自己破灭了。其次,泡沫在形成阶段通常对经济是件好事儿,比如促进投资、刺激消费。只是如果泡沫太大,破灭阶段的萧条会盖过形成阶段的繁荣。泡沫的罪恶不在于它的存在,而在于它的毁灭。总之,泡沫好比赌博,大赌伤身,小赌怡情。经济政策的目标不是对泡沫斩草除根,而是防止它像雪球般越滚越大最终不可收拾。 怎么控制泡沫?很多人认为这是中央银行的份内之事。但是基本上,这个,很难。实体经济疲软,你得降低利率,然而利率一低又助长房市股市的投机。央行手段有限,常常左右为难。不管是美联储,还是人民银行,这都是一道棘手的难题。 如果不能依赖货币政策,只好另辟蹊径。既然泡沫源于投机需求而不是消费需求,那么抑制投机需求自然是一个逻辑合理的想法。对二套房购买征税,购房五年内不得出售等政策都源于这一思路。但是抑制投机需求,说来容易做来难。一个根本的问题是,投机和消费需求,政府有时很难鉴别。买二套房一定是为了投机而不是居住吗?五年内卖房一定是为了投机而不是时运不济需要变现吗?在打击投机需求的同时,往往不能避免伤害正常的消费需求。再者,这些比较微观的政策,往往有很多漏洞可钻。在一个法制不那么健全的国家,凡事不能想得太简单了。 除了需求面,还可以在供给面上做文章。这个想法很简单。如果一件商品的供给可以很快增加,将对价格施加巨大的向下压力,从而打击投机,挤压泡沫。经济学家Glaeser的研究表明,美国房屋供给弹性越大的地方,房市泡沫越小越短暂。这个结果没有理由在中国就不成立。按此逻辑,中国政府应该增加土地供给,而不是为了最大化卖地的收入而限制土地供给。去年底出台的一系列旨在增加开发商拿地成本的调控措施,恰恰减少了土地和房屋的供给,与抑制投机平抑房价的目标南辕北辙。有人说,大城市市区就这么点儿地,都盖了房了,还能怎么增加?答:增加郊区的供给,从而分流市区的需求,对市区的炒房也有抑制效果。 面对泡沫的威胁,加强金融监管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监管固然重要,但不能以牺牲金融市场的发展为代价。增加投资渠道,让老百姓除了股市房市还有其他选择,甚至投资外国资产,也许可以把一个大泡沫化作无数个小泡沫,何乐不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