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0

Update

在沉寂彷徨多时之后,我突然想到一个research idea,可以解决困扰宏观经济学某支文献的一个重要理论问题。草草写了几页发给老板审阅。老板大加赞赏,认为是石破天惊的重大发现,让我立即停止在IMF的实习,加班加点把paper写完,今年秋天就上Job Market。这意味着明年我就可以毕业——传说中的四年毕业! 以上是我昨晚做梦的全部内容。 梦境的美好和梦醒时分的失落成正比。 我曾经在这里用数学严格证明2010是我的幸运年,只是没想到这年头连数学都不能相信。这半年恰恰是最缺乏进展,最停滞不前的段落。任何方面都没有享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做了这等黄粱美梦,可见我的心态仍然很年轻很积极,没有丧失憧憬美好的小概率事件的能力。这个梦还说明,虽然在所谓work-life balance学说的误导下我吃喝玩乐有点太过了,research还是我心中最割舍不下的牵挂。(被自己小感动一把。)只可惜梦里的奇思妙想醒后再也回忆不起来了。最近我越来越强烈的感受到,似乎真的存在叫做神,上帝,或者老天爷的东西,他希望我整顿学风更严肃的对待我赖以安身立命的事业。当我偏离他老人家的旨意时,他就让任何美好的事请都落不到我头上。我觉得他有点儿封建家长的作风,不过对我管用。我决定服从他的领导,好好学习,再一次重新做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