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兵团二代的网文:告诉你真实的乌鲁木齐(转载的平方)

写的好。见这里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每天揪心多一些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9 Comments

金融危机与经济学:一个笔记

Greg Mankiw的纽约时报专栏

我发现曼昆的文章总是分成四点来写,我对其他三点全无评论,对第一点略有体会。
金融市场对宏观经济有什么作用?
我们一直以为我们知道。不是吗?连经济中心任何一个上过老林的课的人都能像背诵佛经一样默念:动员资金、配置资源、分散风险。。。关于金融中介与金融市场的一大块研究正是围绕这几个主题而道生一,一生二,最后生出一片文献的汪洋大海。
但是危机告诉我们,定性的了解是不够的,定量才是王道。不定量,我们既不能估计金融部门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大小,也无法估计各种政策能起到多大实际效果。基于历史数据玩弄一些乘数之类的概念只是大难当头的救命稻草。
怎么定量?我想,恐怕得借助于嵌入了金融市场的宏观模型。往大了说,就是宏观与金融的结合。(更多关于此结合的讨论参见普林大牛老练的space
先谈“宏观”。关于短期经济波动,普遍的定量分析工具是CGE(计算一般均衡)模型。最原始的RBC模型里只有技术冲击等“真实”冲击,后来发展到包罗万象,包括假设价格粘性之后放入货币政策冲击。这一类CGE模型是许多国家中央银行的利器。但是这些模型完全抽象掉金融部门,因此不能用来分析金融部门的shock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再谈“金融”。我是外行。仅有的理解几乎全部来自于本学期Doug Diamond关于金融中介的课程。印象是,似乎目前很多对于金融部门和流动性的研究都是基于Diamond在80年代发展的模型。对我这个习惯了动态宏观的人来说,这类Diamond式模型的特点就是极其“微观”:采用契约理论的方法,在不超过三个period里结束一场partial equilibrium的好戏。这种模型非常可爱,充满了insights,但是很难用来做制定政策所需的定量分析。(我孤陋寡闻,不知道是不是有更“宏观”的刻画金融部门的方式)
能不能把这两个文献结合起来,使我们能在一个宏观的框架下把金融部门对实体经济的影响看得更为真切呢?一定有很多人在做这事儿,只是我不知道罢了。(最近看到不少加入了financial friction的宏观模型,也许可以作为一个出发点。但那些friction都非常简化,比如就是一个外生的borrowing constraint,而且模型中仍然没有出现有形的金融部门。)不管目前进展如何,总之这项研究一定尚未成功,所以同志仍需努力。
我是说,同志们努力。我,我还是做别的题目好了。在精神上支持你们。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世经小聚

 
今天晚辈我(00世经)有幸跟在芝大访问的贾攀乐师姐(93世经)以及即将毕业离开芝加哥的王勇师兄(96世经)小聚。
攀乐师姐作为06年Job Market star加入MIT经济系成为Assistant Professor,是近年来华人经济学界的风云人物。难得一见,自然少不了向她讨教做研究的心得体会。师姐把从读PhD以来的心路历程娓娓道来,又一次印证了璀璨星光背后是多少不为人知的艰辛。艰辛之外,又多么需要选择的智慧、放弃的勇气和运用资源把握机会的能力。
 
印象比较深刻的桥段:1. 山穷水尽的时候边哭边给导师写信;2. 后来脍炙人口的那篇job market paper在准备数年即将上市的时候因为未曾预料的技术问题几乎功亏一篑,那时感觉“天都塌了”;3. 在MIT,周一到周六早上7点开始一直工作到睡觉前一小时回家,周日去教堂。4. 为了一个project手工复印了一万页数据,最后练到可以把厚厚一大本书两小时内全部复印完毕,让复印店的员工叹为观止。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8 Comments

超级酷

 
太喜欢这个site了
智慧就应该是很酷的

p.s.
刚发现居然还有两段本系教授Steven Levitt(也就是《魔鬼经济学》的作者)的演讲:
关于儿童车座毒贩生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宏观经济学有用吗

这里

才看了个开头,就被吸引住了:

“Most mainstream macroeconomic theoretical innovations since the 1970s have turned out to be self-referential, inward-looking
distractions at best. Research tended to be motivated by the internal
logic, intellectual sunk capital and aesthetic puzzles of established
research programmes rather than by a powerful desire to understand how
the economy works…

一语中的,红字部分我尤有共鸣。我们这行的大牛小牛各个都是聪明绝顶,但是我从他们很多人的身上感觉不到足够的对于认识现实世界的“powerful desire”。这一点我很失望。所有的学术都不应该是智力的游戏,而应该是关切和好奇所产生的本能反应。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9 Comments

It’s No Time for Protectionism

最近美国新任财政部长Geithner公开攻击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破坏公平贸易。温家宝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予以回击。一来一往引来看客无数。
这里是哈佛经济系教授Greg Mankiw在纽约时报上对这一事件的评论。我很喜欢,因为通俗易懂切中要害。帮懒得看原文的人总结一下,要点有四:
 
1. “便宜”的人民币造福美国消费者,就像便宜的汽油造福消费者一样
2. 中国之所以能“操纵”人民币汇率是因为美国自己向中国借钱
3. 攻击中国操纵人民币已经过时,因为自2005年7月至今RMB相对于美刀已然升值21%
4. 人民币汇率跟当前的金融危机没啥关系,有空为什么不去抓主要矛盾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6 Comments